許添盛醫師Dr.Hsu Loves Seth好自在的身心靈頑童

這裡有你認識或不ㄧ定認識的許醫師,由版主特務J 暗中觀察整理---大家知道,許醫師很忙的...

2011年3月22日

處方1:得憂鬱症是有好處的

版主: 特務J

凡存在的,必有其意義
憂鬱症到底有沒有好處?要治好某人身上的病,必得從「得到這種病有什麼好處」的觀點切入問題,能明白得憂鬱症的好處,就知道如何才能取代這種疾病,令病人獲致真正的健康。
情緒引導人進入內在
我們能接納自己、接納低落時的情緒,不將之當成病態,那麼,低落的情緒自然會將我們帶向生命的深處,帶向靈魂休息的狀態,當靈魂進入低落的情緒,其實正進行著內在的成長,如果隨順自然,在這樣的過程中,便能重新與靈魂的根源連結;賽斯說過一句話:「我們無法責怪情緒,要怪就怪那帶來情緒的信念吧。」
心理自我保衛的機轉
  憂鬱症也是心理自我保衛的機轉,因為得了病,別人、自己均不會再勉強自身做不喜歡的事;其實,最大的好處是,憂鬱症可做為想做某事卻無法達成時的下台階;明瞭這些好處後,我們究竟該如何面對?
求助並非懦弱的行為
以賽斯的觀點而言,我們有幾個面對憂鬱症病人的好方法:
1.      賦權病人,告訴病人,如果真的不想做,你絕對有權力開口說不。
2.      告訴病患,敝開心胸,向他人求助一點也不可恥。
人並不需要利用生病,才能與旁人建立情感上互助合作的關係,許多病人屬於硬撐型,很難覺察自己的內在需求──尤其是「情感支持」這類的需求,治療師必須給予幫助,令病患曉得「只有真正的勇者,才有勇氣接受協助」,病人既然以憂鬱症來逃誀人生,那麼,他可能以自殺,或更嚴重的方式來躲避,這時,就要進入所謂的賦權使能;傳統心理學上,治療師的賦權使能,指的是將治療師的權力與能力轉移予個案,但是,新時代賽斯學派並不僅做這件事,而是便進一步引導個案,看到自身本有的力量,一再地肯定個案過去的成功之處,即使面對無法完成的人生目標,自我也能夠堅強地接受這個事實,了解到這一點是他人和自身都可以接納的。
當自己是個能夠接納失敗的人,便容易放下憂鬱症這個「擋箭牌」。
(摘錄自許醫師抗憂鬱處方 / 賽斯文化出版)

~同為生命旅程的旅者,我向你致敬~
賽斯教育基金會 www.seth.org.tw  /網路資訊部 林憶葭  jasminlin.019@gmail.com
感謝愛的志工~ 蓮珠 協助整理